呂梁新聞網首頁  > 文藝

青絲白發 不墜青云之志

——與朋友老孔久別重逢有感

2019年10月20日 09:36:10 編輯:

□ 張劍平

因為離開采訪一線,近年來很少跑基層,就連近在咫尺的汾陽,也好像有兩年沒去了,一些曾經聯系比較多的老朋友見面也很少了,老孔就是其中一位。這次去汾陽醫院體檢,順便聯系了一下老孔。接到我的電話,他立即從正在建設的杏花村地下萬噸酒窖建設工地趕回來。故人相見,格外高興,品茗相談,不勝唏噓。

老孔是我在2010年“全市煤炭資源整合環境下如何轉型發展”大型采訪任務時認識的。因為他很滿意我寫的那篇題為“與煤告別 重寫精彩人生”的報道,覺得我是他接觸過的記者中最正宗的一個,所以,我們的友誼因采訪開始卻沒有因采訪結束而終止。記得上次見面時其因抑郁纏身一臉疲態,此次卻是紅光滿面精神煥發,一如從前那般風塵仆仆。

當年全省煤炭資源整合工作開展過程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有的煤老板軟磨硬泡抵觸,不愿意把暴發的利益輕易拱手相讓。而老孔是較為清醒的一個。他自己的煤礦也是從當地一百多個煤礦中大浪淘沙留下的二十多家證件齊全礦之一,讓離開這塊富得流油的土壤有點不舍,但他最早認識到煤炭整合既是對生產關系的調整,更是對生產力的解放,也是對煤老板們的解放,對國家對個人都是好事。之所以有這樣的覺悟,與他的經歷不無關系。

年輕時候的老孔在他的家鄉楊家莊鎮紫家焉村務農,二十年間先后當過民兵連長、村委主任、村黨支部書記,帶領群眾戰天斗地,硬是將一個不為人知的貧困小山村變成了全縣艱苦創業奔小康的典型,一度被譽為呂梁山上一顆明珠。著名作家馬鋒留下了“萬紫千紅家家春”的題詞,央視著名記者崔永元曾實地采訪,發表了“右手一指是呂梁”的新聞介紹他的事跡,山西電視臺以“今日紫家焉”為題做過專題報道,這樣高規格的待遇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實屬鳳毛麟角。他還是省委表彰的優秀共產黨員,兩次省勞動模范和連續十年縣特級勞模獲得者。

改革開放以后,他商海搏擊再度創業,成了縣里煤炭行業知名的農民企業家。2009年全省煤炭資源整合后,他團結一批原煤老板籌建煤炭協會,以“辭煤業偕時順勢豈計一己得失,進商海多元發展再顯精英本色”共勉,勸導大家要響應政府號召,不光要積極配合退出煤炭領域,而且要及早謀劃開辟新的戰場。

他積極配合政府號召有一定經濟實力的煤炭從業人士自籌資金,鋪開汾陽四中、五中、文化廣場、體育場等文體基礎設施建設,為政府分憂,為百姓造福。他自己率先垂范,舉億元重資,傾畢生積蓄,重建僅次于山東曲阜文廟的國內第二大文廟——汾州府文廟,被譽為圣域重光第一人。同時還創建山西孔子研究會,創辦《國學園地》,著力傳承以儒學為核心的中華傳統文化。

如今,年屆古稀的他,依然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繼續在文廟相關歷史傳統文化項目開發上嘔心瀝血,使得文廟研習基地環境優美內涵豐富,已經成為汾陽文化旅游發展新亮點。他牽頭發起的汾陽石盤山道教旅游勝地的前期改造和整體規劃設計已基本完成,后續工作正在積極的招商引資中。今年,他又投資數千萬建設地下萬噸酒窖,以期進一步突破地方白酒檔次局限瓶頸提升品質效益。

多年來,孔祥生在救災扶困、助學捐資、見義勇為、賑災搶險、創辦刊物、舉辦書畫展等各種公益事業捐助百萬元以上。但自己一輩子勤勞節儉,對子女的教育也比較嚴格,絕不允許子孫不勞而獲躺在父輩的財富上睡大覺,所以,老孔的兒女們溫良恭儉、各有事業,孫輩們健康向上、品學兼優,特別是長孫孔德輝是北大法律專業的研究生,學識品行在同學中首屈一指。

從年輕小伙到古稀老人,不論是什么時代,他都馬不停蹄,奮斗不息,為社會為家鄉干事創業,所以,當建文廟花掉了他的全部積蓄,甚至資金斷鏈舉步維艱的時候,他也咬牙堅持無怨無悔,為汾州大地留下了一處文化傳承的教育基地、一個與文峰塔交相輝映的旅游景點、一尊祈愿當地文運昌盛的千年文物。

“ 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 突然想起王勃《滕王閣序》中的這句話,用在老孔身上真的是無比貼切,其胸懷天下心系家鄉的家國情懷令人肅然起敬!祝福老孔,愿好人一生平安。

湖北十一选五讲解